专访 Beeple:NFT 的下个时代将聚焦于情感连接和效用

Beeple 在成为 NFT 艺术运动先驱后,将出售 NFT 作品获得的加密货币转换为法币,以实现完全的创作自由。

专访 Beeple:NFT 的下个时代将聚焦于情感连接和效用

Beeple 的新项目「HUMAN ONE」,是第一个数字和实体雕塑的结合。去年,拍卖行的 Ryan Zurrer 以 2930 万美元的价格在佳士得的晚间拍卖会上买下了这件作品,现在它进入了意大利最知名的博物馆之一 —— 都灵的卡斯特洛迪里沃利当代艺术博物馆的万神殿,它将作为团体展览的一部分展出。

Beeple 和 Decrypt 在博物馆里就 NFT 的未来进行了一次对话。

专访 Beeple:NFT 的下个时代将聚焦于情感连接和效用

图中这个 7 英尺高的红木框架中,由 4 个缓慢旋转的 LED 屏幕覆盖着,「HUMAN ONE」描绘了一个动态演变的近未来景观,一个不知身份的宇航员走向未知的目的地。它既表现了人类对进步的渴望,但也会让人对未来感到焦虑,同时这种焦虑并不确定。

「这是数字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混合。」Beeple 告诉 Decrypt。

NFT 艺术的动态未来

目前,「HUMAN ONE」使用的是乌克兰国旗的颜色,但这些颜色可以也将会改变。Beeple 告诉 Decrypt,他希望看到动态 NFT 在艺术世界变得流行。他说:「我认为,你会看到人们不再那么看重这些一成不变的东西,我认为它们将成为画布,可以成为一份有生命、有呼吸的文件,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发生变化。」

「这个艺术作品感觉更像是一场持续的对话,而不是一份声明,」他说。「一幅画是对时间的陈述。如果出现了新的含义和理解也是有可能的,但本质上它没有改变。」

他解释说:「HUMAN ONE」将继续进化。我们现在的谈话将会影响这篇文章。人们的言论可能将会影响这部作品,」他说。「我认为,在数字艺术中,你会越来越多地看到这种变化的情况。我认为这说明了它真正的潜力。」

Beeple 补充说,他对 DeFi 相关概念不太感兴趣,比如碎片化 NFT。「对我来说,这些事情更多的是关于钱和投机,这对我来说真的没有那么有趣,」他说。「我更感兴趣的是创新和可能性,能够在艺术上做一些你以前做不到的事情,而不是完全沉迷于 DeFi 和类似的东西。」

他说,NFT 领域可以从博物馆界「吸取一些教训」,因为博物馆作为艺术载体的时间要长远得多。「我认为这是我们在 NFT 领域不适合使用的东西,因为人们过于专注于当前价值和赚钱。」

他预测 NFT 领域将会「分裂」,它不像是一个单一的领域,更像是一个社区群体。

Beeple 告诉 Decrypt:「在未来,人们将更多地关注情感联系或效用,而不是纯粹的疯狂猜测。」他还预测,人们对 NFT 基础技术的关注会减少。「技术本身 —— 谁在乎呢?这项技术能让我们做什么?」

PFP 和时间胶囊 NFT

Beeple 的首个 NFT 销售激发了人们对 NFT 艺术作品的兴趣。从那以后,人们的注意力转向了头像(PFP)收藏,比如 BAYC 和 CryptoPunks,艺术界对此意见不一。

「我认为 PFP 非常有趣,」Beeple 说,「我听说艺术界有很多人真的不喜欢,他们认为这损害了艺术领域,混淆了人们对艺术的看法。」

他说,这是一种「目光短浅」的观点。「我认为我们正处于 NFT 用例的开始阶段,任何能让更多人了解这项技术并使其正常化的事情,我认为都是好的。」

对 Beeple 来说,他热衷于探索更实用的 NFT。「我在未来所做的事情,将会有某种效用来拥有这些东西,因为这些 NFT 将会跟现实效用有联系,人们将能够用这些东西来实现某种功能。」

他热衷于在 Andy Warhol 的启发下制作「时间胶囊」NFT,并只能在他去世后才能生效。「我想制作一系列基于时间的视频,50 年后发布,或 100 年后发布,并将这些视频保密,这样没人知道它们是什么。」他补充说,其它 NFT 可能会根据情况的变化而发行。「根据世界的情况发布视频,我可以做很多不同的事情,即使在我死后仍然可以发声。」

也就是说,他认为 NFT 是否应该都具有额外效用不是个「非黑即白」的问题。「我认为将会有广泛的用例,对我来说,更多的是关于你对这些东西的个人偏好是什么?」

他补充说,NFT 的批评者应该注意个人偏好的问题。「如果你对某件事不感兴趣,那就一笑置之,或者干脆无视它,」他说。「NFT 不需要得到你的支持或反对。我认为有这样一种观点,即‘它不适合我,就是与我作对。」其实这些都是个人偏好的主观判断。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admin的头像_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