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挖矿

何小鹏:先打马斯克、再打阿里上汽合资造车

最近的何小鹏,似乎回到了刚all in到小鹏汽车的状态,频繁的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观点。和两年前炮轰整个行业(最著名的观点是:汽车运营重要性大于制造,被行业集体Diss后,何小鹏“闭口”了一段时间)不一样的是,这次何小鹏的观点是集中打击竞争对手和可能的潜在竞争对手,包括特斯拉的马斯克、阿里上汽合资造车和华为与长安的合作。

在11月28日,何小鹏发了一个朋友圈,提了一个问题——两个强大的企业在一个稳定且有利润的市场跨界且深度战略合作是否会成功?何小鹏的自我回答是:在国内的科技行业好像没有成功的案例,主导权之争所带来的的体系文化路线执行差异完全无法避免。 而在更早的11月21日,也就是小鹏汽车在广州车展上发布了包含激光雷达的小鹏下一代自动驾驶架构后,何小鹏在朋友圈说,看到这个信息后,让西边的某人很不爽,连续用pigu发声。并且表示,造谣早就证明是无法打败任何竞争对手的,明年开始,在中国的自动驾驶你、要有思想准备被我们打的找不着东,至于国际,我们会相遇的。 上面的“某人”,被行业人士认为指的是特斯拉CEO马斯克,在何小鹏这门意大利炮炮轰马斯克后,小鹏汽车再度迎来暴涨,三天涨幅超过70%,市值超过500亿美元。这可能就是何小鹏开炮的原因吧,但当年在炮轰百度自动驾驶“三年商用、五年量产”的敬畏之心何在呢?

01

炮击阿里上汽合资、华为长安合作

业内人士认为,何小鹏第一个言论直指11月26日,阿里巴巴和上汽、浦东新区等宣布合资100亿造“智己汽车”,甚至还指向了华为、长安和宁德时代的合作。何小鹏为何如此紧张,一方面是因为阿里巴巴是小鹏汽车的二股东,小鹏汽车上市后,持股比例高达13.3%;另一方面是,阿里+上汽、华为+长安的合作,势必对小鹏汽车等造车新势力造车打击,因为按计划,这两家的新车将在2021年上市。

何小鹏:先打马斯克、再打阿里上汽合资造车

对于第一个原因,阿里巴巴是小鹏汽车的二股东。根据车智君的信息显示,在造车最热的时候,阿里内部曾经严肃讨论过是否并购一家车企,因为阿里巴巴旗下的AliOS需要有车辆硬件平台承载,但最终这个想法被投资所替代,作为阿里曾经最大的一笔并购(也曾是中国互联网最大的一笔并购),42亿美元并购何小鹏第一个创业项目——UC,何小鹏再创业的小鹏汽车就成为了阿里投资新能源汽车的必然选择。 在2018年1月,小鹏汽车的B轮融资发布会上,阿里巴巴的蔡崇信出席,按照何小鹏的说法,鸿海集团(代工巨头富士康母公司)郭台铭本也计划出席,蔡崇信直言,追了何小鹏十年(阿里2008年开始投资UC),会继续追下去,那一轮,阿里巴巴、富士康、IDG联合领投了小鹏汽车B轮22亿融资。 实际上,阿里巴巴曾多次投资小鹏汽车,是何小鹏背后最重要的支持,小鹏汽车IPO后,阿里巴巴持股高达13.3%,仅次于何小鹏的27.8%。从财务投资上看,阿里巴巴的这笔投资是血赚了,迄今账面浮盈超过300亿人民币。但是,在战略上,阿里巴巴是失败的,因为阿里巴巴在智能汽车最重要的布局——AliOS并没有搭载在小鹏汽车上。

显然,阿里巴巴并不会满足财务上的投资回报,而忽视了对智能汽车的战略布局,这就有了阿里巴巴将AliOS注入斑马网络取得控股权,随后与上汽合资造“智己汽车”,在后面这个合作中,控股权和主导权是上汽的,目前,尚未清楚,AliOS是否能够上车。 第二个原因,阿里上汽合资的智己汽车,以及华为长安合作的新高端品牌,都将在2021年上市。无论是智己汽车,还是华为长安合作的新高端品牌,都强调了掌握核心技术,和小鹏、蔚来、理想等造车新势力还是传统的大集成商模式不同。 在智己汽车的发布会上,官方信息是 通过内部组建或进行外部投资,这家汽车制造集团已通过25家关键企业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核心技术堆栈,涵盖EV架构、EE架构、生态及操作系统、智能座舱软件、算法、数据云、控制及执行器、芯片、高清地图、智能座舱、驱动系统设计及集成、电池电芯及模组、电池包、电驱、充电、电驱中央处理器等领域,可在整车架构、整车硬件、智能网联、三电及充电硬件等方面为智己汽车提供支持。

而在华为长安的合作中,基本上,智能网联电动汽车的核心技术都将由华为来贡献,长安提供传统机械及制造能力,宁德时代提供电池。在华为技术的加持下,这个新高端品牌值得让人期待。 正因为如此,让何小鹏觉得紧张了。其实,进展的不应该只是何小鹏,还包括了蔚来的李斌、理想的李想、威马的沈晖,2021年后的竞争将会更加激烈,这几家通过2020年超级友好的资本市场环境募集到的资金,将会是他们打仗的储备粮。
背景阅读:阿里+上汽100亿合资造车,硬杠华为+长安!

02

炮轰特斯拉的马斯克

在11月20日,何小鹏在广州车展上发布了小鹏汽车的新一代自动驾驶架构,并且表示要搭载激光雷达,并定义为这是“全球首款搭载激光雷达的智能汽车”,这个观点也被行业认为是无视奥迪的A8等车型,嗯,智能汽车的定义别忘了,第一的头衔稳不稳,就看前面的定语多不多而已。

何小鹏:先打马斯克、再打阿里上汽合资造车

小鹏汽车在发布新一代包含激光雷达的自动驾驶架构后,美国的业界评论是,他们有没有意识到他们无法复制特斯拉的方法?特斯拉CEO马斯克直接评论称:“这只是小鹏的问题,其他公司是没有的”,并转发消息表示“他们有我们老的软件版本,但没有我们的神经网络算法”。

何小鹏:先打马斯克、再打阿里上汽合资造车

马斯克的言论直指小鹏汽车在自动驾驶领域copy了特斯拉的AutoPilot,这是由于小鹏的前雇员Guangzhi Cao被特斯拉以窃取自动驾驶商业机密为由控告,Guangzhi Cao从特斯拉离职前将AutoPilot的相关源代码副本上传至其iCloud账户,并且压缩和移动了。 实际上,小鹏汽车雇员不止一次陷入类似的知识产权纠纷,在Guangzhi Cao前面的XiaoLang Zhang,XiaoLang Zhang被苹果控告并且FBI逮捕,两人之间还有个苹果的前雇员Jizhong Chen,据美国媒体报道,Jizhong Chen也拿到了小鹏offer,但来不及正式入职就被FBI逮捕。 这也是近年来,甚至是,中国自动驾驶公司或者造车新势力,在美国遇到了所有涉及知识产权的法律纠纷,都与小鹏汽车有关。这些案件发生后,在美国求职的华人,被额外要求多签署了相应的保密协议等法律文件,至于以后的升迁影响就难以计算了。

何小鹏:先打马斯克、再打阿里上汽合资造车

从用词上看,何小鹏用了“pigu”、“造谣”等次,“pigu”一词和李想当年怼李开复“买车是最差的投资”时用的“生殖器是人体最没用的器官”(李想自删了),是一样的低俗。至于“造谣”,这个就看法院怎么判决了。特斯拉曾入禀法院要求小鹏汽车提供完成的自动驾驶代码,但小鹏汽车拒绝了。 但是,XiaoLang Zhang、Jizhong Chen、Guangzhi Cao的职业生涯算是遇上了大麻烦,至于是否应负上法律责任就看法院怎么判决了。但是,其他在硅谷工作的华人,因此而在求职、升迁遇到的鄙视、不公平待遇,只能祝福他们是在平等的环境。 至于所谓的在中国,做好思想准备被打得找不到东。专业上讲,就是自动驾驶的地域特性,必须要做本土化开发,才有可能提供更好的驾驶体验。这点小鹏是占有优势的,因为都是针对中国的交通环境做的自动驾驶。而中国的交通环境,和美国的大不一样。特斯拉也看到了这点 ,也在招募中国的自动驾驶团队进行开发。

从情感上,倒是希望何小鹏的关于“打得找不到东”的言论最终能够实现,小鹏汽车也在这方面投入了大量的资源,这也是小鹏汽车的最大卖点。就看何小鹏吹的牛,下面的工程师们能不能实现了,靠吴新宙带来的小鹏自动驾驶团队可以吗? 何小鹏这门意大利炮,下一次会瞄着谁炮轰呢?这是个有趣的问题。不过,既然炮轰了,还是直接点名炮轰比较好,搞得那么隐晦干哈呢?还得吃瓜群众费脑力去猜,这年头,没有行业知识,瓜都吃不动咯。

本文由 发布在 ,转载此文请保持文章完整性,并请附上文章来源()及本页链接。
原文链接:http://www.nevnews.cn/qcdq/4874.html

日本利用等离子体驱动器降低空气动力噪音 可设计低噪音高速车辆

上一篇

美国用掺杂氯的钛酸锂取代石墨阳极 制大容量的锂离子电池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